民国第一外交家,晚年旅居海外多年却始终不愿加入美国籍

民国有这样一位少年,他曾看见一位英国佬为了赶时间竟然拿车夫当牲口一样鞭打,他奋不顾身地向前大声用英文斥责这位英国人:Are you a gentleman?,这个少年就是有着“民国第一外交官”之称的顾维钧。

民国第一外交家,晚年旅居海外多年却始终不愿加入美国籍

少年时顾维钧就看到中国的饥寒交迫,所以从小他就立志干出一番事业为中国出气。这位出生在富贵人家的小孩有着不同于公子哥的懒散,而是十分刻苦地考取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主要研究国际法和外交,成为近代中国屈指可数的外交家。

民国第一外交家,晚年旅居海外多年却始终不愿加入美国籍

左边为年轻时的顾维钧

曾记否,顾维钧1919年巴黎和会的据理力争,他精彩而且经得起推敲的发言阐述中国对山东有不容争辩的主权,拒不在巴黎和会上签字,为中国外交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且顾维钧也是代表中国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第一人。这样伟大的外交官的晚年生活是怎样的呢?

民国第一外交家,晚年旅居海外多年却始终不愿加入美国籍

顾维钧代表中国签署《联合国宪章》的情景
晚年的顾维钧大部分时间是在美国度过的,虽然在美国居住多年,但一直心系中国,始终没有加入美国国籍。从这我们可以看出顾老是非常爱国的,很思念自己的家乡。退休的顾维钧自然第一个要做的就是给自己放放假,放松放松,毕竟外交官是一个精神高度集中的职业,说错一点都是重大的政治失误,第二个顾老要做的就是写书研究史料研究他最爱的国际法,还有一个呢就是开一家事务所,以维持生计。不过这里有个小插曲就是顾老去荷兰当了十年的联合国国际法院的法官。

民国第一外交家,晚年旅居海外多年却始终不愿加入美国籍

担任国际法庭法官时的顾维钧

顾老的退休生活很是规律,他有自己的生物钟,会每天准点起床,然后按时吃早饭,读外文报纸,按时去家附近的中央公园溜达。这里的溜达是有代价的,什么代价呢,我们知道美国的治安环境不是很好,比中国可差远了。顾老曾经多次在遛弯的过程中被抢劫,甚至为了安全他每次遛弯固定带好钱以准备给劫匪,但顾老似乎并没有在意,还以十分幽默的语气调侃此事。我们知道顾维钧身体非常好,九十多岁还可以游泳。这和他健康的生活作息是离不开的。

民国第一外交家,晚年旅居海外多年却始终不愿加入美国籍

年轻时的顾维钧(右)及夫人

顾老退休还有两大爱好,一个是画国画,一个是搓麻将。

其实民国有许多大咖好打麻将,比如梁启超为了打麻将竟然推了演讲,胡适打麻将老输,还写了一篇文章发泄内心不满,此文叫做《麻将》一文,宣称:“从前的革新家说中国有三害:鸦片,八股和小脚,其实小国还有第四害,这就是麻将。”那么顾老打麻将也很有意思,他的思路很清晰,而且那么大岁数出牌甚至比年轻人还快,他自己的信条是不在乎输赢,就是图一乐。

民国第一外交家,晚年旅居海外多年却始终不愿加入美国籍

顾维钧与夫人在美国

对于国画,顾老也是很痴迷,甚至不惜去香港拜师,绘画的题材呢也很传统,梅兰竹菊。97岁高龄画自己的家乡嘉定,现在这幅画就藏在嘉定博物馆。

顾老对于口述历史研究很深,贡献也很大,他所著的《顾维钧回忆录》字数高达600万字,很值得去看。

1985年 11月14日,民国第一外交官顾维钧于纽约寓所无疾而终。享年98岁,让我们记住这位对中国外交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外交官,记住他辉煌的一生。

欢迎订阅爱历史官方微信公众号:ilishi_com QQ公众号:ilishi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