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以色列五一节大游行 安能辨我是雌雄的旗手很抢眼

1947年以色列五一节大游行 安能辨我是雌雄的旗手很抢眼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被苏联红军从纳粹集中营里解救出来的欧洲犹太人源源不断地涌入巴勒斯坦,他们大多对苏联领导人斯大林感恩戴德并向往社会主义,他们也将这种情绪传染给犹太人代办处和哈加纳武装领导层。

1947年以色列五一节大游行 安能辨我是雌雄的旗手很抢眼

与此同时,斯大林也注意到巴勒斯坦出现的变化,他迫切希望那里能出现一个亲苏联的犹太国家,从而打破帝国主义在中近东形成的包围圈。1947年,苏联部长会议成立情报委员会,它直接对斯大林负责,其第一项任务就是竭力促成犹太人建国并促成其加入社会主义阵营。与之相配合,斯大林还放宽了苏联犹太人移民巴勒斯坦的限制,并指示情报委员会中东及远东总局局长安德烈?奥特罗申科从这些移民中挑选和招募谍报人员,以保证未来的犹太国投向苏联阵营。

1947年以色列五一节大游行 安能辨我是雌雄的旗手很抢眼

为使犹太人能在与阿拉伯人的军事对抗中不落下风,考虑周到的斯大林指示海关和情报部门允许那些参加过二战及敌后斗争的苏联犹太老兵出国,例如曾在白俄罗斯的诺沃格罗迪克树林中领导过“朱可夫”游击队的毕也尔斯基本来不想离开苏联,但经不起上级动员,最终全家移民到巴勒斯坦,成为哈加纳的军事教员。到1947年底,在哈加纳拥有的2.5万战斗人员中,苏联裔占到1/3强,以至于像坦克兵、炮兵乃至飞行队等专业兵种只能以俄语为工作语言。

1947年以色列五一节大游行 安能辨我是雌雄的旗手很抢眼

在苏联的暗中帮助下,以色列虽然挺过第一次中东战争的危险。然而,以色列领导层并没有像斯大林预期的那样亲近苏联,反倒在美国大笔经济援助的影响下,逐渐转向西方阵营。于是苏联便随即转向支持阿拉伯国家去了。

分页阅读: 1 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