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印第安人灭绝人性的伤膝河大屠杀 男女老少全不放过

伤膝河大屠杀发生于1890年12月29日,在美国南达科他州,由詹姆斯·W·福赛思率领第七骑兵团的500美国骑兵对印第安人苏族的部族拉科塔进行屠杀。

距离拉什莫尔山东南约120公里Shannon县有个地名叫伤膝,因附近的伤膝河而得名。

1868年《拉勒米堡条约》的签订规定了大苏族保留地的范围,其中包括对黑山的永久所有权。1874年,美军中校卡斯特对黑山进行了违反《拉勒米堡条约》的勘探,并发现了金矿。大批淘金者蜂拥而至,联邦政府的态度从保护印第安领地驱赶淘金者,变成了试图购买黑山并驱逐印第安人到新的保留地,战争不可避免了。

随后的1876年6月爆发了小大角河战役,印第安人消灭了中校卡斯特率领的美军第七骑兵团的五个连队,并击毙了卡斯特本人。然而在联邦军队后继的一系列打击下,这场战争失败了。

大苏族保留地被割让出大部分土地,其中包括圣地黑山,剩下的地区又成立了5个小的保留地。印第安人的土地的大大减少,生活十分艰辛,许多人甚至只能局限在小小的保留区内等待政府的分配食物救济,人们十分苦闷,酗酒现象很普遍。

在这样的情况下宗教总是能够起到特殊的作用,而且像历史上其他宗教也曾发生的一样,先知或者救世主出现了。这个印第安先知叫Wovoka,他预言世界将会改变,死去的人能够重生,已经灭绝的美洲野牛也会重新奔跑在大地上,甚至白人也会从这片土地上消失。他发起了一种被称之为“鬼舞”的集体舞蹈,人们唱着圣歌,召唤祖先的魂魄。

这种舞蹈和信仰很快传遍了各个印第安地区,这时已经从加拿大返回美国的坐牛也表示支持这种舞蹈,当局对此十分紧张。

1890年12月15日,大约40名印第安警察去逮捕早已老迈的坐牛。坐牛的支持者与警察发生了冲突,随后爆发枪战,结果坐牛被警察当场打死。坐牛的部族人由于害怕逃到了另一个首领“大脚”那里。

红云要求大脚带着这些人和自己的部族到红云所在的松脊岭印第安保留区来,以避免麻烦。

1890年12月28日詹姆斯·W·福赛思率领第七骑兵团在伤膝河边追上并包围了大脚和这些印第安人。

第二天,也就是1890年12月29日清晨,詹姆斯·W·福赛思命令大脚交出所有的武器,印第安人照做了。但是詹姆斯·W·福赛思上校认为仍有一部分武器未交出,命令士兵搜查。这时据说有一名听力障碍的印第安人“黑郊狼”不明白这些士兵的意图,在争执中发生了枪支走火。

第七骑兵团的士兵随后开火,无差别的射杀手无寸铁的印第安人。至少146名(一说300多人)拉科塔人因此被枪杀,其中成年男性84人, 成年女性44人, 儿童18人。与此同时,美军也有25名士兵死亡。

伤膝河惨案在美国历史上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持续三百年的印第安战争划上了一个句号,这也是美国境内针对印第安人的最后一个屠杀事件。美国的边疆消失了,到处都是新开发的土地和城镇。哥伦布当年来到美洲大陆时,北美洲约有数百万印第安人,而1900年时只剩下约25万人。

1975年通过的《印第安民族自决与教育援助法案》允许印第安人拥有更大的自治权,其中包括组建自己的警察队伍和掌管学校等。同时,根据1868年的条约,有关土地索权案的诉讼一路告到了美国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于1980年做出裁决,判定印第安人有权就被侵占的土地获得赔偿以及相应的利息。法庭宣布的初步赔偿金额高达1700万美元。加上利息,其现值超过4亿美元。

然而,苏族人却拒绝接受赔偿。他们坚持认为,他们的土地不能够用来出售,并且认为自己的代理律师没有尽到其代理人的职责。直至今日,很多拉科塔人依然要求按照1868年条约将布拉克山归还给他们。他们依然不懈地通过法律和外交渠道希望拿回他们的土地。

上一篇
下一篇